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长安之上(讨逆) > 第621章 he~tui

第621章 he~tui(第1页/共2页)

“这个世间,我等知之甚少。”

少了一堵墙的房间内,宁雅韵负手而立。

“内息为何只能在经脉中运转”

“为何只能有内息?”

“前人发现了内息,不胜欢喜,于是,所有人都冲着内息而来,修炼,争斗……谁想过,内息之外,还有什么?”

“昨夜,老夫的内息几近油尽灯枯。钟会探脉,内息侵入,让老夫的内息尽数耗光。早上醒来,老夫却觉着从未有过的自在,大自在。接着内息又回来了,令老夫烦不胜烦。”

您这……

别人梦寐以求的内息,到了您这,竟然成了累赘?

“于是,老夫把内息尽数散去,嗯!就是那一掌。舒坦!”

杨玄突然想到了卷轴里看到的中的情节,“您散掉了内息,可是变得更强大了?譬如说,能调动天地之力……”

里不都是这样的吗?

“天地之力何等磅礴浩大,谁能调动?”宁雅韵笑道:“此刻,老夫怕是打不过你家厨子。”

杨家的厨子膘肥体壮,声如雷鸣,一把菜刀在手,宗师的气息令人为之一震。

“那您散去内息作甚?”这不是疯了吗?

“不散去,如何寻得大自在?”宁雅韵微笑着,“对了,把老夫的古琴拿来。”

“昨夜炸了。”

“是吗?”宁雅韵笑道:“如此,回去,老夫做一把琴。”

……

街上依旧如故,商人们说着昨夜马贼过境的事儿,妇人们说着家长里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乐子,兴许这个乐子在别人的眼中低俗,或是无聊,但他们乐在其中。

“这便是道啊!”

宁雅韵看着这些场景,不禁赞道。

安紫雨问道:“掌教,你真的……没了内息?”

“真的。”

“真的不堪一击?”

“此刻确实是。”

“我却不信。”

宁雅韵笑道:“要不,你试试?”

这是玩笑。

“好啊!”

呯!

宁雅韵顶着黑眼圈走了。

……

“玄学寻求的是道。道,与内息无关,与修为无关。”

杨玄惆怅,周宁就来开导他。

“什么道?”

“就是大自在。”

“那么,以前他不自在?”

“兴许自在吧!”

“那便是贪心不足,不是说道应当自然而然吗?”

“不过,掌教看着很欢喜。”

“他当然欢喜,从此,就无需为那群棒槌操心了。”

老夫没有修为,你等行事小心些,惹出了麻烦,自己兜着。

被那群棒槌拖累了多年,一朝解脱,难怪宁雅韵愿意散去内息。原来,没有拖累是真的爽啊!

杨玄腹诽了宁雅韵的内心戏,媳妇在看书,他就躺边上发呆。

“子泰。”

“嗯!”

“奉州那边孙营送了礼物。”

“嗯!”

杨玄觉得脑子空荡荡的,什么念头都没有。

“这怎地还送了书签?”周宁拿着书签,“还有些幽香,像是女儿家的熏香,孙营大把年纪了,还弄这个?”

杨玄想到了那个没有喉结的小吏,以及站在街边冲着他兴奋招手的少女。

孙念啊!

“嗯!”

他迷迷糊糊的,觉得这便是大自在。

“对了,阿翁带着德昌出门了,说是去转转。”

“嗯!”

……

杨嘉包下了距离州廨最近的一家逆旅。

清晨醒来,他先发了一会儿呆,然后问道:“可有消息?”

门外,有随从一直在等候他醒来。

“郎君,昨夜宁雅韵出城了。随后城外据闻有厮杀声。”

杨家盘膝而坐,依旧闭着眼睛。

黄春辉的桀骜,终于让皇帝觉得节度使这等官制有大问题,若是失去了制衡,节度使就成了一方帝王。

他最擅长的是制衡,在南疆,越王等人和石忠唐形成了制衡。而北疆,却没有人能制衡黄春辉。

皇帝以往没当回事,毕竟,大唐国祚昌盛,在天下人的心中,李氏便是正统。这个概念深入人心。若是谁敢谋逆,顷刻间便会众叛亲离。

皇帝自信无比。

于是便把北疆拉出来,和南疆形成了另一个层面的制衡。为此,屡屡掣肘北疆,拉北疆的后腿。

多年了。

黄春辉和北疆一直在隐忍。

直至那一次,黄春辉把案几一掀。

老夫,不忍了!

好了。

皇帝这才发现自己弄的节度使官制出了大问题。

当节度使不想屈从于帝王的意志时,他坐蜡了。

撤换?

不能!

皇帝担心撤换黄春辉的旨意才将在路上,北疆军民群情激昂的消息就传到了长安。

故而,他也只能隐忍。

但黄春辉吐血了。

命不久矣。

这个时候,皇帝决定动手了。

他不能动黄春辉,否则悲愤的北疆军民会把他视为昏君。

但他可以从周围入手,譬如说陈州,奉州……

削其羽翼,最终一锤定音。

皇帝的手段不得不说,很是高明。

“宁雅韵竟然选择了拒绝?他疯了?!”

杨嘉有些不敢置信。

“是。据说,昨夜城外酣战许久,宁雅韵最后是被架着回来的。”

“那就没错了。”

楚荷乃是宫中的好手,带着的侍卫也不是弱者。

“宁雅韵就是一人?”

“是。后来杨玄和玄学的人才出城。”

“好一个宁雅韵,这是想一人做事一人当,天真了些。不过,这也是给皇帝一个台阶下。”

杨嘉觉得这不是坏事儿,“楚荷呢?”

“不知,不过,昨夜有马贼过境。”

杨嘉默然。

“郎君。”

去城外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说!”

“没找到打斗的痕迹!”

“宁雅韵的修为,竟然如斯了吗?”杨嘉不禁惊叹。

“郎君何出此言?”

“蠢货!若是昨夜楚荷等人生还,杨玄用得着掩饰打斗的痕迹?”

清理打斗痕迹,唯有一个可能。

“昨夜,宁雅韵一人灭杀了宫中好手楚荷,以及那一群侍卫……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如果你也喜欢网购,可先免费领取:淘宝优惠券京东优惠券拼多多优惠券网购才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