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真是佞臣啊 > 第183章 送你一套影帝级表演套餐【6000、求订阅】

第183章 送你一套影帝级表演套餐【6000、求订阅】(第1页/共2页)

听了宁辰的话,外面那个趴在地上的前朝勋贵。

生生的把到了嘴边上的话,给咽回去了。

跟宁辰这个武朝的朝廷大员,说自己是前朝的勋贵。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其实平日里他也会这么说,但,平日是平日。

平日里说了,他不会挨板子。

今天他都没说,都挨了五十大板子,等会还要被吊起来。

如果要是说了,那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宁辰见外面的人不言语了,反而是主动询问道:“你想好你是谁了吗?”

“我……我是武朝庆周府朝廷命官,你私自打朝廷命官,我一定要上报朝廷。”最终他还是向现实屈服了。

宁辰拿出手中的留影石,丢给了外面的皂隶:“把这个等下也放到外面放一下,让大家伙评评理。看看他一个武朝的下官,冒犯我这个武朝的上官,该不该打。”

“是。”皂隶这一次不用经邹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皂隶也看的明白,宁辰才是主角。邹阳这个府尹,主要是陪着。

邹阳没想到,宁辰这手段,一番接一番。

看的邹阳都感觉热血上涌。

留影石当中被打的画面无妨,关键是要是播放出来,前朝勋贵主动承认,自己是武朝朝廷命官这一幕,那绝对是非常的震撼的。

外面被打的前朝勋贵,也没想到,宁辰竟然还有这样一手。

这要是让人看到自己承认自己是朝廷命官的话,那以后自己绝对不用再在家族当中混了。

甚至于他们将自己从族谱当中除名,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宁辰你害我!”外面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前朝勋贵,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去抢夺留影石。

不过他只是一介儒生,而且还是一个实打实挨了五十大板的儒生。

所以他怎么可能抢得到留影石。

“把人拖下去吊起来吧,让一个下身血肉模糊的人,在地上这样爬,你们于心何忍。”宁辰一脸悲戚的开口说道。

听了宁辰这话,在座的几个人,均是撇撇嘴。

他会变的如此血肉模糊,都是谁的功劳,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现在说我们残忍了。

“还不把人拖下去吊起来,然后命人过来,把庭院打扫干净了。”邹阳对手下吩咐道。

“是,大人。”

两个衙役,一边架着一条胳膊,直接把人拖到了衙门口,吊起来。

至于留影石当中的内容,他们自然也会按照宁辰吩咐的放出来。

衙门外面的情况宁辰不管,这衙门后院,却是推杯换盏的不亦乐乎。

现在,宁辰才终于找到了一点做佞臣的感觉。

只是宁辰不知道的是,在邹阳他们这个几个忠于武朝的人眼中。

宁辰就是英雄,就是他们学习的榜样。

他们在这里当了几年官的这一口恶气,今天总算是纾解了大半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两个衙役也进来,对邹阳和宁辰汇报道:“大人,人晕过去三次了,还要弄醒吗?”

宁辰听了衙役的话,都错愕了一下。

正常来说,不是应该第一次晕过去,就过来汇报的吗?

怎么人都晕过去三次了,才进来汇报。

这武夫的反射弧,都已经长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邹阳并没有善做决定,而是转向宁辰道:“宁大人你看着人是关起来,还是继续吊着?”

“咱们代表的是武朝朝廷,咱们武朝是有法家的。咱们得依法办事。所以律法里面,怎么写就怎么办就好了。”宁辰对邹阳说道。

邹阳点点头,对两个衙役,道:“既然已经惩戒到位了,就把人放下来,让他自行回家吧。”

宁辰发现,邹阳也够狠的了。

这又是被打,又是被吊着的,关键还是心理上的打击更大。

宁辰虽然没有出去看,但是宁辰也大致猜得到。

外面的人估计都不成人形了,这个时候让他自行回家,跟让他自己游街有什么区别。

由此也可见,这些年邹阳,被这些前朝贵族给欺负的有多狠。

但凡能稍稍面子上可以过得去,邹阳都不会这么狠。

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靠山了,邹阳这也是当补给自己一个新年礼物了。

两个衙役得令之后,就转身去外面放人去了。

等两个衙役离开之后,宁辰才对邹阳问道:“邹大人,这个人晕三次,才进来汇报,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刑罚这一块,的确是宁辰的知识盲区。

虽然宁辰有一个朋友叫曹刑。

但是根据宁辰对曹刑的了解,还有没人能够活着,在曹刑的手底下,晕三次过去。

基本上都是晕一次就招了,或者晕三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邹阳没想到宁辰对这个事情有兴趣,不过宁辰问,邹阳自然是要回答的:“宁大人,这个其实算是我们庆周的特色了吧。之所以晕三次再来汇报,是取了事不过三的意思。”

宁辰听了邹阳的解释,人都无语住了。

这算是什么,刑罚版的谐音梗呗。

“让宁大人见笑了,这些都是前朝的那些余孽想出来的。”邹阳看着无语住的宁辰也再度解释道。

“这些前朝的余孽,为了附庸风雅,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宁辰对前朝的这些遗老遗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

邹阳看了一眼宁辰手边上的请柬,道:“宁大人要不我先陪你去茶室休息一下,等下我命人把那些前朝余孽做的诗词整理过来,先给宁大人你过过目。”

“也好。”宁辰答应了邹阳的提议。

虽然宁辰不觉得,前朝的这些余孽。

在诗词的水平上,能够超过诗仙、诗圣、诗鬼。

但是知己知彼,总归还是没有错的。

宁辰和白夭夭,跟着邹阳去到了旁边的茶室。

其他官员则是各自的提出告辞了。

以他们的级别,能够陪着宁辰吃一顿饭,已经很不错了。

接下来,就是大佬之间谈事了,就没他们什么事情了。

宁辰在茶室当中,刚喝了几口茶,负责收集前朝那些勋贵文章的人,就抬着几十大本的诗词文集,出现在了茶室。

全看当然不可能。

宁辰就是随手抽了基本,翻了翻。

随意的翻看了几本之后,宁辰发现,这些周朝的勋贵写的诗词。

基本上都是风花雪月,无病呻吟。

堆砌辞藻者远多过描绘意境者。

别的不说,就这样的诗词,前朝想要翻盘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把手头上翻过的一本书,丢了回去,宁辰道:“这些都抬下去吧。”

邹阳挥挥手,两个人把书抬了下去。

书被抬下去了,邹阳又把庆周府的堪舆图,给拿了出来。

然后指着堪舆图的一处,对宁辰道:“宁大人你看,这个位置,就是听雨轩所在的位置。

这个听雨轩是前朝勋贵所设立的,名义上是以文会友,资助读书人的地方。

但是背地里大家都明白,所谓的资助,无非就是提前拉拢而已。

听雨轩的正前面有一条河,河名……”

宁辰打断了继续往下说的邹阳,对邹阳问道:“邹大人,你给我说这些,你是觉得他们可能会对我出手吗?”

邹阳道:“宁大人,虽然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咱们还是要防备着一手。万一宁大人你表现的太过出众,前朝的这些余孽,真的狗急跳墙。我们也好有准备不是吗?”

虽然宁辰觉得,有自己师姐在身边。

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安全的问题,但是邹阳这是好意,宁辰不能辜负人家一片心意。

“邹大人,咱们继续。”

“前面这条河,河名……”

接下来邹阳详细的给宁辰说了一下,他会在什么地方布置多少人。

会在河面上,布置多少条属于他们自己的船。

同时还说明了,他们自己的船会插上什么样的船旗。

让宁辰知道谁是自己人,这样一旦需要逃脱的时候,也不会弄错了。

听着邹阳在这么短时间想出来的计划,宁辰也明白了,为何邹阳能够在庆周这个前朝贵族盘踞的地方,待这么久的时间。

在才思敏捷的同时,还能做到滴水不漏。

邹阳的确是一个人才。

邹阳给宁辰说完之后,就下去布置他说的这些事情去了。

宁辰倒是没有到处乱逛,就在茶室里面,喝喝茶看看书。

等日薄西山,漏刻指向酉时四刻。

宁辰起身活动了一下微微有些僵硬的身体,对白夭夭道:“师姐,咱们该去赴宴了。”

白夭夭点点头,而后起身跟着宁辰,一起去后院取了马车,然后准备去听雨轩赴宴。

因为已经知道了地点,所以马车还是自动驾驶。

只是在快到地方的时候,竟然还堵了一会马车。

今天的听雨轩,明显比往常热闹了一倍不止。

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很多人都知道了,今日的这场文宴是怎么回事了。

武朝的文状元,百家学院的院长,代表了武朝官方学问实力的代表人物宁辰,来跟前朝的文化来一场激烈的比拼。

不管等下比拼的内容怎么样,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抛出来,就已经足够吸引一大票人过来了。

宁辰在后面堵了一会,才轮到宁辰停车。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