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其它另类 > 春潮 > 第4章 迷途2

第4章 迷途2(第1页/共2页)

第4章迷途

袁心仪低着头不敢看他,脸红红的,像一只熟透了的红苹果。不过几句话让她的心已不再那么紧张,她感觉他不像一个领导那么威严肃穆,反而到像一位父亲那么亲切仁慈。

“来,姑娘,告诉我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家里面还有什么人?”厂长忽然轻轻拍了拍她,亲切地问道。

“我?”袁心仪根本没有准备,因而对他的问话有些措手不及,“我、我叫袁心仪,今年十九岁,家里面还有……”说着说着她顿住了口。

“咦?怎么不往下讲呢?”厂长见她蓦然顿住口,忙关切地问。

袁心仪两行泪水由眼眶中流了下来,想起饥寒交迫的家庭,她心中就十分的难过。说!这一切让她该怎么去说呢?

“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话,那就不要说了。”这位厂长看来蛮体贴人的,了解人的苦衷。

“不,厂长,”袁心仪说,这位厂长就如同自己的亲人一样和蔼可亲,自己何必还要置人于千里之外呢,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呀。我家里面还有我的母亲和我三个妹妹一个弟弟。”

“哎哟,照你这么说,你家庭负担倒蛮重的呀。”

袁心仪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两眼直望着他,奇怪,自己什么也没讲,他怎么知道自己家庭负担很重的呢。

厂长真的是很善解人意,只见他呵呵一笑说:“其实,从你的外表就可以看出你家庭的状况了,当今社会若不是家庭困难,那会有女孩子像你这般瘦弱的……”

袁心仪的心更热了,他观察的可真仔细。

又经过一番的交谈,袁心仪的心已完全放松开来,态度也不那么拘谨了。真的,与这位厂长在一起着着实实让她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就这样她被留了下来,而且分配在一个较为轻松的岗位。袁心仪心中对这位厂长十分的感激,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虽然历经了不少的挫折,但最终还是碰到了好人。

这位厂长确实的好,不但温和可亲,而且平易近人,经常下车间对员工嘘寒问暖,尤其是对袁心仪更是关怀备至!或许这与她是刚来的缘故有关系吧。袁心仪呢?更是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工作十分的努力,别看她文化不高,但心灵手巧,短短时间内便学会了裁、剪、缝等方面的技巧。

一晃一个月过去,领工资了,她打开工资袋,哇!整整八张百元大钞。她有些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又数了一遍,不错,确实是八百块钱。一个月竟能挣这么多钱,这可真让她喜不胜喜,如此来医治母亲的病有指望了,弟弟妹妹也不用再忍饥挨饿了。

她将钱全都寄了回去,厂里供吃供住,根本用不着开支,故而她没有留下一分。

这一天,下了班,她正准备前往宿舍,车间主任走过来告诉她说厂长找她,让她去一下。

她没有多想,直接来到厂长的办公室,厂长人好,找自己一定是有事。

“厂长,您找我?”

“哦,是心仪啦,来来来,坐坐坐。”厂长招呼她,很热情。

“厂长,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厂长离开办公桌,来到她身旁,与她坐在一起,“找你来只是想同你随便聊聊。哦,对了,在这儿还做的习惯吗?”

“习惯!谢谢厂长关心。”

“发工资了,怎么也不为自己添件新衣服?”厂长上下打量着她,似乎是没话在找话,“自你进厂以来好像你一直穿的都是这身衣服。”

“妈妈生病,弟弟妹妹又要读书,工资我全都寄回家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厂长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厂长有事先走了,袁心仪随后也回到了宿舍。

回到宿舍之后,她往床上一躺,回味着与厂长交谈的一番话,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如果是出于对自己关心的话,也用不着单独把自己叫到一边呀,且交谈中欲言又止,仿佛有着难言启口的话语。难道说他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还是另有其它隐情……

正胡思乱想之际,同宿舍的一位舍友沐完浴回来了。

“咦,心仪,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以往从来没有见你回来这么迟过,去哪了?”舍友关心地问。

这位舍友姓马名叫马丽娜,来自安徽,与袁心仪上下铺,曾是袁心仪工作上的指导师,也是袁心仪最要好的一个朋友,由于马丽娜比袁心仪大两岁,所以袁心仪一直习惯性称她为姐姐。别看这两个人不是亲姐妹,但感情上却比亲姐妹还要亲,没事在一起的时候是无话不谈无话不讲。

“哦,厂长找我,所以回来迟了。”

“咋?厂长又找你了?”马丽娜感到惊奇,也感到诧异,“奇怪,厂长怎么老是找你?”

“我也不晓得,他找我也没讲什么,只是随便聊了几句。”

“随便聊了几句?不会这么简单吧?”马丽娜说,忽然拍了她一下,“我看厂长他一定对你不怀好意。”

“我看不会。”袁心仪摇了摇头,厂长行事光明磊落,决不可能是那种人,再说了,厂里比自己漂亮的姑娘多的是,他要看也不会看中自己呀。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马丽娜拉着她一道坐到床上,“你来时间不长,时间长了,你就知道厂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别看他一副表面仁慈相,其实是一肚子坏水。”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来时间不也不长吗?”

“我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再说了,我们一帮姐妹十多个,他根本就不敢欺负我们。”

袁心仪又摇了摇头,还是不相信。

马丽娜也不辩解,只是说:“信不信由你,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我劝你还是谨慎些好。”

第二天的下班时分,袁心仪又被叫到了厂长办公室。

“来,心仪啦,看看这几套衣服合不合你的身。”厂长由抽屉里竟拿出了几套衣服,“如果合身就拿去穿吧。”

袁心仪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故而没有伸手去接。

“拿着。”厂长硬将衣服塞入她手里面,“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衣服,平常都是我爱人穿的,由于时间长了,款式过时了,所以她一直就这样放着。我想在家里放着也是浪费,这不,于是我就带来给你了,你与我爱人身段高矮都差不多,相信一定会合你的身的。”

袁心仪摸了摸衣服,质感细腻,做工精致,是上等的高档货。

“别再犹豫了,收下它吧。”

“不,厂长,这么贵重的物品我不能收。”袁心仪说,将衣服退还给了厂长。

厂长忽然脸一沉,说:“如果你不肯收下的话,那我可要生气了。”

袁心仪一吓,忙将衣服抱了回去。

“对,这样才叫听话嘛。”厂长一下又笑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你是我的员工,关心你是我的职责。你也不必太在意,这几件衣服就相当于我给你发的福利好了。”

袁心仪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谢谢厂长,谢谢厂长的关心与厚爱。”

“没什么,你去休息吧。”

袁心仪抱着这一叠衣服回到宿舍。

“哇,这衣服这么漂亮,你是从哪儿买的?”马丽娜一见她立马围了上来。

“哪里是我买的,是厂长送的。”

“厂长送的?”马丽娜目光又变的异样起来,“心仪,不是我劝你,你真的要小心哟。平白无故送你这么名贵的衣服,这其中一定有陷阱哟。”

袁心仪有些不以为然,知道她在嫉妒自己,不就厂长没有送东西给她嘛,也不至于总这样去说别人的坏话吧。

她打开衣服量了量身,不大不小,不长不短,正合身。再看看样式,与自己十分般配,仿佛就像为自己订做的。啊!真好。”她不由得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没有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碰到这么善良的老板。

为此,她还特地跑到商场里去查看了一下与自己款式、牌子一样的衣服的价格。有道是不看不知道,一看不由得吓一跳,哇噻!最低的也要四五百,四套加在一起将近两千块。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