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其它另类 > 春潮 > 第18章 厄难2

第18章 厄难2(第1页/共2页)

第18章厄难

她这一把赌赢了,手术很成功,又经过半个月的观察期,刘为民出院了。出院前,院方再一次作了交待,病人需要长期静养,绝对不能从事任何体力劳动,而且还要时时保持心情舒畅,要不然对他的健康恢复有着很大的影响。

这一点不用医生交待,袁心仪也明白,关于他的病,她也曾咨询过不少专家,得到的回答就是静心、静养。

刘为民是一个忙碌惯了的人,突然间让他闲下来,他还真不习惯,总时不时的去忙忙这、弄弄那的。纵然都是些轻活儿,但袁心仪看不到不打紧,一旦被她看到了,总免不了一阵责备。刘为民知道她这都是为自己的健康着想,但是感激之余心中又有些难过,她也是人,而且是个女人,怎可以让她一个人挑这么重的担子呢?

叹息归叹息,可又有什么办法能改变现状呢?虽然曾有些积蓄,但自己这一病几乎耗了个殆尽,加上还有这么一大家子人口,她能承担得了这么大的责任吗?不能!她又没有三头六臂,怎么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头上呢。

虽然店里请了大师傅,可品味一直提不上去,袁心仪一气之下将这位厨师给请了出去。难道她要让刘为民重掌大厨之位不成?非也!而是她要亲自披挂上阵。她已经与刘为民谈过了,日后由他来进行指导,自己掌勺,只要相互配合到位,她相信生意一定能恢复到之前那种辉煌的时代。

店里的主打菜肴酸菜鱼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新老顾客的目光完全是口味与众不同,当然,这也离不开烧菜人的手艺与佐料的配制。本来,刘为民这门独家秘笈是不外传的,几年来都是一个人独掌其门,虽然有别人想请他收自己为徒,但每次都他婉言回绝了。当然不是他吝啬,而这涉及到商业机密,一旦机密泄露,那自己还有何绝技在此立足生存呢?

不过,袁心仪就另当别论了,他与她都已经是夫妻了,所谓夫妻就是心心相连,他的也就是她的,因此他没有理由来对进行拒绝。再说了,她也是为了这个家庭才作出这样的决定的,她不只是一个好女人,更是一个好妻子,生病休养这一段时间来她鞍前马后的奔波操劳更让他对她爱的死心塌地了。

他毫无保留的将酸菜鱼的制作秘方教给了她,袁心仪与他真正是心灵相犀,凡是他教的,一点就会,根本不要费多大的精神。

生意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红火……

袁静仪在饮食方面似乎也特别的有天赋,店里的粥类就是她一手开发出来的,而且颇受广大食客的欢迎与青睐,所以在刘为民出院之后便提出不再继续念书,而要与他们一同经营饭店。

她的提议得到了刘为民的许可,但却遭到了袁心仪强烈的反对,她所要看到的是妹妹有出息,而不是步自己的后尘。纵然她的创新曾使自己濒临危机的小店起死回生,但这并不能表明她在这方面就有能力。她在学校的表现她虽然不十分清楚,但也略知一二!那张学校服装设计三等奖的荣誉证书就是最好的证明!既然她在这方面也很天赋,又何必要转行呢,将来开个服装设计公司前途不是更一片光明吗?

一晃时间又是大半年过去了,当初所签的房租合同到期了,当他们去与房东进行商洽续签时,房东告知不再租赁。不再租赁?自己生意正处于辉煌的时候,如果不再租赁的话,那这可是一笔小的损失呀!然而不论他们软磨硬泡,房东似乎已经铁了心就是不租。

有房不租,放着不也是浪费吗?就算自己搬走了,他不一样还要租给别人吗?租给别人与租给自己有什么区别呢?小两口回家一合计,知道原因了,不就是自己生意红火,遭人妒忌,想趁机抬高租金吗?对!一定是这样。

他们又找到了房东,说明来意之后,房东干笑了两声说:“那行呀,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那你们愿意出多少呢?”

“之前房租是每年一万五,现在我出这个数,你看怎么样?”刘为民边说边伸出三个手指。

“这个数?这个数是多少?”房东装傻充愣。

三个手指头,当然是三万了,就算白痴也应该看的懂呀。这么一个城乡结合的地方,这么一间三十多个平方的房子一年房租给三万可以说方圆十里都找不出这么高的价了。

“三万!”刘为民不想与他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得了。

“三万!这也太少了吧?我还以为是三十万呢!”房东不以为仁,一脸不屑的样子。

三十万?刘为民与袁心仪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竟然开口要三十万,也太狮子大张口了吧,不要算是在这个偏僻的地方了,就算是市中心的黄金宝地也用不了三十万呀。

“孙老板,你这价码开的也太离谱了吧,三十万,这市面上哪有这个价,你这不是存心刁难我们吗?”见房东不讲理,刘为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

“存心刁难?”房东一脸的冷漠,“房子是我的,我想怎样就怎样,你们嫌贵,可以不租呀,又没有人逼着你非租不可。”

旁边袁心仪拉了拉他,意思让他保持冷静。

“哦,孙老板,你别见怪,我老公他不是有意的。”袁心仪忙陪着一张笑脸说,怎么说呢?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家,矛盾只会使谈判僵局化,“孙老板,我们今天来是诚心诚意的,你说个价,如果价格适中,我们可以商量商量。”

“唔!这还像句人话。”房东一副趾气高昂的样子,“既然你开口这么说了,我也不打诳语,一口价,十万!你们自己考虑,想租,再来找我,不租,你们就走人。”说完话,甩下他们头也不回的走了。

面对房东这种傲慢的态度,刘为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拍桌子叫道:“他妈的什么玩意儿,就这么小小的一间破房子要十万,这不明摆着讹人吗……”

“算了,跟这种人有什么生气的。”袁心仪忙进行着安慰,他这种病是不能生气与发火的,医生一再强调要静心休养,切莫引起病人情绪太大的波动,一旦病人情绪过于激动往往就会造成颅内血管破裂而形成大出血,到那时就真的无药可救了。他不租,我们可以再找地方嘛!”扶过他离开这里。

话虽然这么说,但事实上问题却比较棘手。好不容易才在一个地方站住脚,现在又要挪地方,别的不谈,光是找门店、察行情、谈价格,就已经够折腾人的了。

刘为民也被这一桩桩事情搞的心烦意乱。自生病以来,所有的重任全都落到了袁心仪的身上,他心里颇感过意不去,但却又没有办法,为了他的健康,可以说针尖大的事她都不让他去碰。可平常一个忙碌惯了的人整天让他养尊处优他能受得了吗?为此,小两口还斗了好几次嘴呢。

袁心仪从他的表情看出了他的心事,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别担心,我一定有办法的。”

“办法?如今火烧眉毛,就算有办法也来不及呀,再说了,不论大事小事都你一个人扛着,能吃的消吗?”

“没关系的,只要有你在我身旁,什么大事小事都无所谓。”她耸耸肩,对他微微笑着,“大不了,我们一起睡马路好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种心情开玩笑。”刘为民急都急死了,“不行,明天我得出去找人帮忙。”广州他老乡颇多,找个把人帮帮忙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不行,你身体还没有恢复,我不允许出去。”

“我身体怎么样我还不清楚吗?你整天就让我这样吃着玩玩着吃,就是没病也给养出病来了……”

“可医生一再强调你要静心休养呀……”

“医生,医生,医生的话就是圣旨吗?”大概由于心情烦燥的原因,刘为民说话的语气不是那么的好,不过,话音刚落,他就有些后悔了,袁心仪之所以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心仪,”他拉过她的手,语音一改刚才的粗鲁,“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好,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时期,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呢?我已经休养两三个月了,身体康复的也差不多了,明天你就让我出去转转吧,我这儿老乡比较多,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呢……”

他的话入情入理,如今这个时候对自己来说确实是个非常时期。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可一想到医生的一再叮嘱,她又踌躇了,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不过,目前这个时刻又如何让他静心去休养呢?让他出去走一走说不定心情还能舒畅些。

“要么,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转转吧?”

“店里这么多事,你忙都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陪我?”刘为民说,对她抿唇笑笑,“你放心好了,心仪,我这么大一个人,自己会照顾自己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袁心仪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过分拘束反而不利于他的身体康复,适当的放纵说不定还能收到相反的作用。

翌日,在袁心仪的再三叮嘱之下,刘为民出门了,也许闷在屋里面的时间大长了,出的门来的他顿感心情特别的轻松。他踏着一路风光来到之前的几个老乡之处,开始了他的目的之旅。

一晃一天的时光过去了,临出门时袁心仪还一再交待让他早一点回来,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华灯初上,暮霭缭绕,仍不见他的踪影。可以这么说,从午后到傍晚,出于对他的牵挂与担忧,袁心仪马路上去了都不低于二十趟。

终于,他回来了。本来,袁心仪还想发泄几句怨言的,但一看他那满面忧心忡忡的样子,怨言变成了关怀:“你怎么啦?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脸色这么难看!”

刘为民不吭声,目光有些呆滞。

“你怎么啦?倒是讲句话唦?”袁心仪有些急了,都怪自己,当时根本就不应该让他出去。

刘为民叹了口气,面色沉重地说:“现实,现实,现代人真是太现实了。”

“什么现实不现实的?”袁心仪听不懂他的话,也不想去弄明白,她所担心的只是他的身体,“叫你早点回来你一直拖到现在,这不是活活要急死人吗?”

“对不起!”刘为民抬头看了她一眼,歉疚地,“不过,今天的事说来实在是太气人了。”念念不忘今日所发生之事,大有不吐不为快之感。

“什么事太气人了?你今天都碰到些啥子了?”袁心仪了解他的脾气,他想说的话,如果不让他说,闷在心里会让他茶不思饭不想的,索性与他面对面地坐下来了个清谈。

那今天刘为民都碰到哪些事了呢?他为何又如此神情沮丧、闷闷不乐呢?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