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安知玉如意 > 戊寅.白露

戊寅.白露(第1页/共2页)

戊寅白露

雍州之地,崤函之固。

八百里秦地,终南辋川……自西汉传入东土的石榴花,红的醉人。

我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有余。从并州到扬州,再到关中京兆,每一处的第一眼都好象做梦一般,触手可及,却总也有一种摸不到的虚幻感。

前一世的记忆早已模糊的不辨真伪,只有现在、我身边的这个男人,才是我全部的真实。他是我的男人。

我时常会半夜寤醒,而后长时间看着他沉睡的模样,愣愣发呆。

庄亲王病故。繁生带着我和涵哥儿进京披麻。

算是一种程式上的承认?我笑而不应。他知道我的,这些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我比谁都不想参加那些“活动”,比谁都懒。

日间女眷们一处跪拜,晚上繁生就会回来与我一同就寝。只是今日过了头七,那些烦杂事务都该放下心来了,他却沉默的坐在小书房中,眉头重重的拧了起来。

进屋之时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怎么了?

我收到那目光之时,禁不住浑身凛冽。竟是一种莫名的穿透感。

即便是初在并州我们第一次冲突他害我早产时候,都没有这般犀利。

退出房间,命人端汤造水进来侍候,召来丫环去打问了繁生今日的行程。回话的人来说下午庄王妃同繁生说了一阵子话,之后主子就这般沉冷了。

我蹙眉不语,让人在外面侍候着,先去涵哥儿的房里看了看——儿子虚岁都已经十岁,才又换过一批服侍的丫头,除了两个大丫头十五岁之外,几乎都是十一二岁的女孩子。

面目清秀着居多。

而后老夫人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是该为涵哥儿找个暖床的了——

我看着还是个孩子脸的儿子上前毕恭毕敬的同我请安,说不出的五味杂乱。那双明澈的眼睛中渐渐有了我看不懂的神思考量,不禁我很想知道,古代的孩子是否都是这样的早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涵哥儿不再总黏着我,虽也会伏在我膝上凑趣,却也不再“娘噢娘噢”的乱笑,开始做起了品格端正的好儿郎。我欣慰,却也淡淡的忧伤。

他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初的证明。……而我也在日复一日的古人生活中,变得华贵雅致,如他从幼童天真到成熟端正般,完全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又坐了一会,听见外面的脚步声密集起来,才起身回去。

涵哥儿送我到月洞门处才返身。

我抚上已经显怀的小腹,只能苦笑一声。孩子太多,涵哥儿好早就被分走了我的心,既便还只有他一个孩子的时候,也因频频出事而聚少离多。那一次被惠郡王劫走一事毕,很快接着又生小点儿,他也才刚满一岁。

脚步停顿下来,抬起头望向天边上弦月,缺憾。

我……觉得孤独了。

繁生自从大夫人离世之后再没有别的女人……没有人专心为他寻找合适的女人送上床,没人如此尽心尽力地调教各种女子前来服侍繁生。

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我寸步不离地侍奉前后。

端着熬制的汤水送到她面前,她从来都不会喝掉。珍贵药材煎制成各种膳食,她只吃进一些白粥米汤。

繁生从外面回来之时,大夫人已经病入膏肓,如同那个因美丽而艳绝一时的李夫人,至死不见繁生。棺盖合上的一瞬间,我抱着三岁大的涵哥儿跪在地上,慢慢熬出了眼泪。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容忍了繁生对我的无比宠爱,给与我这个府上最大的尊荣;却也是这个女人,送来了小钟氏,何氏,红樱红果二人,还有后来的吟风吟玉等等,多地我到最后都数不过来——

小钟氏因为当时我不喜繁生,承受了两三次恩泽,何氏只侍候过一次,而后面的连近身都不能够。我乍舌于自己的善妒,也惊讶于大夫人那种心意。

从不因我各种邀宠的小动作而间断。

临去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她精神很好,靠坐起来,扶着我的手臂温柔笑道,“博古架最上面的螭衣锦盒,你要收好。”

我收好了。——多年以后打开看,竟是我名姓的生民籍。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