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其它另类 > 义之传说 > 归宿篇——第十四章 回家

归宿篇——第十四章 回家(第1页/共2页)

归宿篇——第十四章 回家

随军出征的事定下来后,赵羽却一直是淡淡的,准备的事情由秦兵去做,他只嘱咐秦兵将曹植当年给他找的瑶琴带上。无人知道,他在夜晚摸索着给曹操和诸葛亮分别写下了两封书信。

给曹操的信中,他详细分析了曹操出兵的目的不过是震慑刘备,同时加深蜀吴的敌意。但,眼下三方势力基本相当,战争根本就无法发动起来,所以,他请曹操在看到他的书信后,即刻回军,避免多余的浪费。在信中,他还请求曹操照顾徐庶,让徐庶担任政务,服务于民。

给诸葛亮的信中,赵羽先感谢了诸葛亮为他们兄弟所做的一切,而后,详细地解释了他蜀吴联结的想法,蜀与吴的关系尽量恢复,不要进行大的战争,避免内耗太过。其后,他告诉诸葛亮,益州南方的少数民族有其特点,尽量以收买为主,战伐为辅。最后,他告诉诸葛亮,赵云表面上很顽强,气质高洁,内心却为他而操劳,他希望诸葛亮能多关心赵云,让赵云在以后不要因悲伤过度而有所损伤。

两封信写好后,赵羽将其贴身收了起来,时机还不到,他也无法确定,此次兵出汉中,到底能不能了却自己的心愿。

徐庶也在默默准备着一切,他不想看到可能到来的悲剧,却知道不让赵羽完成自己的心愿,对赵羽来说,这个伤害更大。他只能做好迎接悲剧的准备,并在心中默默发誓。

大军在长安集结完毕,东吴的军队也在荆州进行布置,孟达在房陵也加强了守卫。得到魏军兵发长安的消息,蜀中就紧急动员起来,在进行了一番分析后,蜀军兵分两路,诸葛亮率一路人马北上汉中,凭借天险,以逸待劳。而刘备则让张飞固守剑阁天险,护住益州的北大门,他带大军前往巴东,严密注视孙权的行动。大战摆出一触即发的架势,却没有那种疾风骤雨的感觉。

两个月后,魏军兵出长安,向汉中腹地而来。在赵羽的建议下,魏军直驱阳平关,如同他所料,诸葛亮带着赵云、魏延、王平等人早早就等在了这里。汉中古道上,两支大军正面相持,战场已经摆开。大军相持不过两日,谁也没想到变故的发生会这么快。

这日一早,赵羽带着秦兵走出了营门,他私传曹操将令,说是要前往蜀营劝降赵云。守门的小兵本就不敢对他无礼,再看到他随身还带了瑶琴,信以为真,放他出了营盘。

带着秦兵出了大营,赵羽回头凝望了一刻,在心里与魏营众将告别。他伫立的时间不长,很快就转身而去。他清楚,曹操得报,肯定要带着张辽和徐庶随后赶来,给他的时间并不会太多,他必须抓紧时间前往蜀军阵前挑战。

来到空旷的战场中,秦兵将手中的坐垫放好,回身从马上取下案几摆上。赵羽慢慢将瑶琴放置在案几上,坐下轻拂琴弦。这种情形实在古怪,魏军瞭望哨固然吃惊,蜀军这边的小兵也吓了一跳,急忙回报进中军大帐。

诸葛亮听到报告,心中狐疑,不知对方何意,等他带了众将到了营门口,就听到战场中琴声顿起。

挥手拨动着琴弦,赵羽心中却是一片祥和,想象着初升的旭日,四面青翠的高山,遥远的时空回忆,他的三国路:初到的彷徨;和赵云相识的岁月;和六个哥哥的相知;和孙策的相惜;和周瑜的知音相伴;和曹操的相处。现在,他的三国路终于可以走到尽头了,多年的努力,多年的彷徨都可以结束了。

赵羽想着三国的英豪们,想着一个个猛将,想着身前身后和远在江东的权谋者,这里是英雄驰骋的地方,是展现个人才华的舞台,可它就不是赵羽能生活的地方。赵羽可以理解他们,也能了解他们,可就是无法认同这个世界,这里也没有人能够了解赵羽,没人明白他心中的悲伤。他本来就是异时空来到这里的看客,现在,戏要看完了,他也该走了。

随着赵羽心情的起伏,琴声也在不断变化着,时而如潺潺细水流过天际;时而如清风细雨飘扬在空中;时而如彩云跌荡在上空;时而如瀑布冲击着山峦;双方的军士听着琴声,都似乎忘记了这是在战场上。

一曲琴音总有结束时,人生也有尽头,手指在琴上最后轻抹过,就像抹去他这一生一样。放下琴,缓缓起身,赵羽再次回头面向魏营方向,微微一笑,曹操,对不起,我还是骗了你。再回身,他把秦兵叫过来:“你将此琴送往周公瑾处,他明白的。”

秦兵含泪点头,拍马而去。

马蹄声渐渐远去,带走了赵羽最后一点牵挂,他轻叹一声,牵过小白,轻轻为他梳理毛发:“你跟随我多年,今日一起去吧。”小白伸头在赵羽手上轻拂,喷嚏几下。再回首,赵羽望望曹操的方向,轻声一笑,绰枪上马,向蜀营走去。

赵羽这一手完全出乎双方的意料,看守营门的魏家小兵心知不好,急忙向中军帐跑去。诸葛亮带蜀将静静听完这曲琴音,看到赵羽点马前来,他心中一喜,赵羽必定是找赵云说话,应该要回来了。他丝毫不曾犹豫,立刻让赵云去将赵羽接回。

赵云在看见赵羽的瞬间,就呆愣了,他很想立刻上前将赵羽拉回营中,细细询问他这两年过的如何,可满腹心事被这一曲琴声勾出无限伤痛,听诸葛亮吩咐,他立刻翻身上马,迎上了赵羽。

与诸葛亮的暗喜不同,赵云心中的感觉并不好,故此,待双方慢慢靠近,他试探性地轻声道:“子玉,为兄接你来了。”

赵羽闻声勒住小白:“兄长,两年了,你过的好吗?”

赵云轻声叹息:“子玉,你到底还是回来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赵羽却是摇摇头:“兄长,我已经承诺为魏王之属僚,所以,我不能再跟您回去了。此番前来,我是想真正和兄长较量一番,愿兄长可以成全。”

赵云皱皱眉,轻声劝慰:“子玉,为兄从没怪过你,你若真不愿回去,我决不逼你。”

一股热泪涌了上来,赵羽忙低头忍住:“羽知道。从见到兄长的那天起,到如今已有28载,风风雨雨一起走过,兄长的爱护,羽一刻也没忘记。我今生的遗憾就是未能与各位兄长永远相伴,我欠你们的太多太多。今生不能报答各位兄长,来世也当结环以报。可今日已成必须之势,羽一定要与兄一战,还请兄长成全。”

赵云默然片刻后,仰天长叹:“子玉,为兄知道你为了我受到不少委屈,终是为兄欠你太多。既然你不愿回头,我便成全你吧。”

赵羽含泪点头:“多谢兄长了。”

再说曹操得报,果然大吃一惊,劝降赵云不过是赵羽的借口,加上刚才听到的若隐若现的琴音,他可以肯定赵羽定是要做出什么事来。不敢多想,他立刻命张辽召集人马,叫来徐庶,赶往战场。但他们赶到战场时,赵羽和赵云已经战在了一起。

随着两匹战马的靠近,两柄长枪的相碰,两兄弟终于在战场上厮杀在一起了,双方人的心也都揪紧了。两军都已明白赵羽兄弟二人将生死相搏,整个战场鸦雀无声,只有旌旗在风中左右摇送。

诸葛亮的泪水悄然滑过脸庞,在兄弟俩举枪的刹那,他已经知道结局了,却无法也不能去制止。

曹操凝视着战场也有了预感,他想唤赵羽回来,徐庶却冲他摇头,曹操一声长叹,回身闭目。张辽也是心痛如绞,他想出阵唤赵羽回去,可徐庶一把抓住他的马髻,冲他摇头不语。张辽不忍,泪水长流。

场中,当两枪相交时,兄弟两个同时感觉到对方枪上力量不足,双方竟都未尽全力。这一刻,赵羽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他虽然看不见赵云的表情,但能想象的到赵云眼中一定充满着痛苦和自责,赵云是想败在他手中,用一生的英名来成全他,成全自己的弟弟。

赵云见赵羽神色有异,明白赵羽所想,紧紧手中的枪,忍住眼角的泪,咬牙吼道:“男儿上战场,应将生死放之脑后,岂能做儿女之态?我未曾教过你吗?”说完,手上加劲,将赵羽的枪掀了开来。

赵羽将牙一咬:“弟明白了。”

两马交错,两枪再次挺在一起,一黑一白铿锵有力。不再犹豫,没有软弱,每一回合都是一次真正的较量,每一次撞击,都是心灵的洗涤。十招,二十招,五十招,一百招……两柄长枪在朝阳映射下左右翻腾,交相晖映。等他们的战马再次分开,同时放声大笑。

赵云笑中有泪:“子玉,你武艺在兄之上,我今日尽兴了。”

赵羽也笑,却是自豪满足的笑:“兄长教给我的本事,羽可是受益颇多,能让您尽兴,也算对得起兄长的教导之恩。”

赵云豪气顿生:“好,我们再来过。”

赵羽也一声长笑,拍马迎了上去。几招过后,趁两马再次错开的空隙,赵羽心中默念:“对不起了,各位哥哥,对不起了曹操,如果让赵羽再来一次,我一定会让你们得到应得的一切。我去了,你们多保重。”

听着赵云拍马而来的声音,赵羽微笑着,没有举枪,只是迎了上去,赵云看着赵羽笑着迎了上来,就像二十八年前刚见赵羽之时的模样,充满着渴望与天真的笑容。他不由得想到了从前,想到了那段美好的日子。

两马走近了,赵羽歪歪头,笑着问赵云:“兄长可还记得当初你教我如何骑马、如何运枪?”

赵云低声回答:“怎会不记得?那时的你还是个孩子!”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