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科幻网游 > 袖中美人 > 150、重生番外二

150、重生番外二(第1页/共2页)

【重生番外】

05

萧叡被家丁引至花厅小坐, 奉上一盏茶,请他稍等片刻。

萧叡一言不发,打量家具陈设, 见一切打理得当, 心中竟升起一阵与有荣焉之感,不愧是他家袖袖, 只给丁点帮助, 就能那般能干, 小小年纪就把一个没有长辈庇佑的家料理得如此繁荣。

他全然忽略掉秦月还有个亲生姐姐,自顾自将所有功劳都揽到秦月一个人身上去。

时间陡然变漫长。

萧叡低下头,看到平静的茶水上隐约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子。不免在意起自己的着装外貌,可没有镜子, 没办法整理仪容。

他的头发还算整齐吗?他的衣衫还齐整吗?他现在正年少,应该是最英俊的时候,他心里有那么一丝侥幸的期待, 希望能够迷住秦月, 又觉得太过卑鄙,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但, 谁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觉得自己姿容美呢?

恰在这惴惴不安之时,萧叡听见女子走近的脚步声,和轻微的钗环碰撞的轻响。

萧叡想,坐着和她说话会让她觉得我很傲慢吧?反正我在这里也不是什么皇子,只是一个过路的男人而已。

萧叡站起身来,想去迎接来人。

来人却不是秦月,而是她的姐姐秦雪。

只见她身着牡丹暗纹素面杭绸直领琵琶襟中衣,跟月白色滚边缠枝宝瓶图样马面裙,甚是素净。

这姐妹俩都一把乌黑浓密的好头发, 挽作精美别致的垂云髻,仅戴一支八宝水晶笄,是莲花软缎锦鞋,真是个娇软可人的美人。

萧叡却想,不愧是秦月念念不忘的姐姐,亦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只是气质更加娴静温柔,不多强势,难怪在宫中做宫女时会被他父皇看上,便如此香消玉殒。

不过来人怎么是姐姐,不是妹妹?萧叡不免失望。

即便他有所掩饰,还是被心思敏锐的秦雪瞧了出出来,她微微皱了皱眉,对他福了福身,道:“昨日走得匆忙,还未来得及感谢公子出手相助。”

秦雪回身给了个眼神,便有个丫鬟,手奉一个托盘,锦布上放了二十两银锭。

秦雪说:“我们是商户出身,只有这些俗物,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萧叡心情复杂,他哪能缺这么几个银子,他就想……就想跟心爱的小姑娘说说话罢了。

所以,是秦月不想见他吗?才让姐姐出来接待他。

为什么呢?他们这辈子明明还不相识。是他昨日显得太孟浪了吗?可他什么都没敢做啊,连问她名字都没有胆量。

难道是他的目光太炽-热-露-骨了?有吗?应当没有吧?……萧叡心情凝重地回忆沉思片刻,实在想不起昨日遇见袖袖时他是怎样,他只觉得恍如在瑰丽的梦中,回过神,便醒了。

那总不能是见他第一眼就讨厌他吧?光是想想,就让他觉得无比沮丧。

萧叡自顾自哀叹须臾,复又打起精神。说到底,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没得要求那般多,见他是他之幸,不见他也是应该,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哪能随便见外男?

而且是他这种居心叵测的男人。

想罢,萧叡莞尔一笑,道:“不过举手之劳,姑娘礼重了。”

他想是收下这份礼,就算了清,自此以后别无瓜葛。能再见她一面,已算是一份意料之外的礼物,他这是又心生妄念了,何苦强求更多?

萧叡正待要再说话,便见屏风之后掠过一道纤秀的身影。

秦月饶过屏风,快步走来,她没穿昨日的红衣,而是换了件茶绿色琵琶襟绸衫,下搭一件藕白色的裙子,镶了一圈与上衣同底色的刺绣花枝裙子,倒不是什么名贵的布料,更不是稀罕的手艺,却让他觉得这是世上一等一漂亮的裙子。

兴许是因为穿衣之人。

萧叡一看就看傻了,目光像是黏在她身上,无论如何也不想挪开。

连秦雪对此而不满地皱起眉头都没发觉,秦月见到他,敷衍地对他笑了一笑,就拉着姐姐要往后面走去了,道:“公子且等一等。”

萧叡耳目聪明,隐约听见她们边往后走,秦月用极低的声音说:“姐姐,你怎么见客也不与我说一句?万一是个歹人呢?”

萧叡选择性地忽略掉后半句,心情豁然开朗,却想:啊,原来袖袖并不是只见一面就厌恶他,只是不知道而已。

他并没有被讨厌。

秦月已把姐姐带到萧叡看不到的地方。

秦雪奇怪地问:“你认识他吗?这人有什么问题吗?你那么一惊一乍地作什么?”

秦雪就从没见过秦月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自打她回乡以后,她这个妹妹就像是全知全能,从未见到她为任何事所惊扰。但凡有什么她处置不了的事,这个妹妹总能想出主意。

秦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太强烈了,她缓了一缓,方才说:“我也不是……昨日那个男子带着一帮身手高强的随从,个个精于骑射,绝非普通人士,姐姐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秦雪却微微一笑:“你猜想的倒也没错,昨日我就觉得他眼熟,回去以后,我仔细想了想,我以前在宫中当差时曾经见过他两次。他是当今圣上的儿子,养在东宫膝下的七皇子。”

“我那时见过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娃娃呢。但生得太好看,所以我才大概记得,听说他母亲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呢。唉,可惜了。”

秦月想,若不是你不知怎的出了宫,你说不定也有死在宫里了。

秦雪惆怅了一下,又说:“先不说我,你且看看你自己,我倒瞧那个小子对你不怀好意,怕是对你一见钟情了。”

秦月心乱如麻。

真是份孽债,都天南海北等闲见不着了,竟然还能碰上不说,还又喜欢上她了?

她到底是哪里招萧叡喜欢?八竿子打不着,竟然还能找上门来。

可她就是想发作,也无从发作。

这辈子他们各不相干,非要说牵扯,萧叡还对她有一份路见不平的恩情。

秦月装作对萧叡的身份并不知情,对姐姐说萧叡喜欢她一事亦是脸也不红一下,却说:“你怎么能确认?说不定他是瞧上姐姐你了呢?”

秦雪噎了一噎,说不出话来,这算什么?她想,小月说这话她自己信吗?任谁看了那个少年郎望秦月的眸光,都说不出他对旁人抱有爱意。

不过这两个家伙在她看来都还是刚长成人的孩子,大抵是年少慕艾。她家妹妹生得美貌,这并不是第一个对她看傻眼的少年了。

秦月自知说得话没道理,便闭嘴不再说。

秦雪拉住她的手:“姐姐虽然告诉你他是皇子,可你却别因为他对你倾心,就要跟他走了。”

“像他那样的天潢贵胄,后院里多的是女人。女人对他们来说不过玩物而已,只是路过被你惊艳一下,说不定就想把你收藏起来。”

“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城中大半的人家,你都能嫁进去做当家主母。虽不能算大富大贵,却也自在,是做一个人。”

秦月哪能不明白,她笑了一笑:“姐姐,我晓得的。”

她比谁都晓得。

秦月又想了想,说:“但他是皇子,我们一介商户,却不能怠慢。”

下午,秦家户籍上当家的养父母从乡下庄子回来,亲自招待了萧叡,两姐妹却没再出现。

桌上一壶桃花酒,用白瓷杯子装,白里衬粉,显得格外漂亮。

秦月的养父介绍道:“这是我家小女亲手酿的,放了有四五年,甚是醇厚清香,公子倘若喜欢,不如带两坛走。”

萧叡客气了一下,只要了一坛。

萧叡离开的时候,秦月正坐在绣阁的二楼,是她自己改建,从窗口可以看到大门口的景色。

萧叡回身望了一眼,仿佛感觉到有谁在看自己,秦月往窗边躲了躲,萧叡落寞地收回目光,就此离开。

秦月低下头,看了看萧叡还回来的这支金钗,昨天不小心掉在地上,有片叶子摔歪了,上面还被刻上划痕,却擦得干干净净,一点尘埃都没沾上。

其实昨天一见到萧叡,她就认出来了。

萧叡只坐在路边,也没回头,她瞥了一眼,光是一眼,单单看到她的背影,她就知道那是萧叡。就算她想和萧叡恩断义绝,可这份纠葛就像是刻进魂魄之中,纵使她相忘,也忘不掉。

为什么她能认出来呢?

秦月想。这才是最令她觉得糟心的事。

幸好。幸好。只是一面之缘。

他这一走,希望以后不要再遇见了,他看上去谦和温柔,其实最心高气傲,她区区一个庶民女子,还敢瞧他不上眼,他就是心存几分惊艳之意,也绝不会纠缠不休。

就这样罢。

06

萧叡留了一人在临安,他还有事要办,不得不离开,心里却放心不下那个富商之事,怕此人会谋害秦家姐妹。

他叫人盯着消息,倘若秦家有难,第一时间送信给他,紧急时候,先亮出他的身份直接私底下找府尹协助帮忙也不是不行。

这对姐妹多金美貌却无依无靠,如怀璧小儿,遭人觊觎亦是理所当然,秦月就是再好强再能干,而今也不过是个才及笄的小姑娘,总会有力有不逮的时候。

便如此,萧叡揣着满怀的忡忡忧心,先自离开了。

秦月打听了两日,没听闻近来城中有京城过来的商队,也没有一位俊美的外地儿郎,方才确定,萧叡是真走了。

她分辨不清是安心还是失落,是了,萧叡不过是又一次对她的皮囊瞧上了眼,能有多上心?……她原就是要与萧叡划清界限,这不正是她所求的吗?

且不说萧叡。

她把姐姐接回来以后,席天禄也跟着回城,第一次登门被拒之门外以后,她给家丁们发了一笔钱,让大家最近严加看守,谨防贼人□□入室等等。

她亦让姐姐深居简出,假如要出门,必得带上起码五六个膀大腰圆的家丁,绝不会再让那登徒子有可乘之机,将姐姐掳走。

秦月一直让人盯着席天禄的动静,不日便听说他置重金在临安买了一处大宅子,又请名匠造园,购置各种梅花,说是要修一个梅园。

锵锵忙活了数月,倒没再来死缠烂打。

秦月心想,这家伙,是想驻扎下来,跟她们慢慢耗吗?

待到梅花开的时节。

席天禄再次郑重登门,还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请到知府夫人做说客,规规矩矩地上门提亲。

这可不好再让他吃闭门羹了。

不得已,秦月捏着鼻子,将这伪君子放进门,也不敢单让养父母去周旋,他们为人善良,却有些愚钝,脑袋不大精明,只咬定了要看女儿的意思,不好直接做主。

知府夫人正在后院与她姐姐说话,秦月分-身乏术,想了想,只能在这盯着席天禄。

席天禄好整以暇,不客气地对她说:“你只是你姐姐的妹妹,又不是她的亲娘,轮得到你对你姐姐的亲事指手画脚吗?”

秦月却想,她心里还真把姐姐当成是个需她照料的小姑娘,却道:“你既想娶我姐姐,竟还敢对我如此出言不逊,也不怕我再在姐姐面前说你坏话?不怕我赶你出去?”

席天禄答:“左右你也不会在雪娘面前说我好话,我何苦来哉?我只讨好她,你就罢了。”

“我按照规矩,光明正大地上门求亲,凭什么赶我?你姐姐的好名声啊,我看有大半是被你败坏的。你别凡事为你姐姐做主,倒是放她出来,亲自与我说话。我可不信她真一点也不想嫁我。”

话音还未落,秦雪气冲冲地卷帘而入:“我是不想嫁你!”

原还趾高气昂的席天禄脸色一变,站起身来,明明他人高马大,面对娇小的秦雪,神情却如伏低做小一般,一副恨不得自打嘴刮子的样子。

席天禄舌头打结了一下,软和了许多,微红着脸,按捺不住急迫似的地说:“你说你不想远嫁,我便在你家旁边购房置田……你要是嫁了我,想回去看妹妹,小半刻时间就能到了。”

“你不是喜欢梅花吗?我种了一园子的梅花,还使人去各地采买不同的梅花。”

“待开春了,我让他们再造个池子,那到了夏天你可以在亭子上乘凉,也不会被热到。”

“我既无父母,也没有妾室,你一嫁进来就是当家主母,不用侍候婆婆,多自在,阖城上下找不出比我更与你合当的儿郎。”

“你、你就嫁了我吧。”

秦雪板着脸,听他滔滔不绝地说完,却道:“你最适合我便要嫁给你了吗?你是不是接下来还要说,我若不嫁你,城中也不会有别的男人敢上门求亲?这些时日来,你不正是这样做的吗?”

“枉我第一次见你时,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谁曾想你是这等恶人。”

“我亦没你想得那般软弱好欺,大不了不嫁人,我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秦月心尖一跳,劝道:“姐姐!”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她姐姐,却在此时,她突然意识到她们还真是一对亲姐妹,连讨厌的东西都差不多。

她倔强咬牙过了一辈子,她觉得累,不想再陪另一个男人为他劳心戮力,但她不希望姐姐像她一样,姐姐该得一知心郎君,相携白首。

又不是傻成她那样,喜欢上个皇族贵胄,天底下男儿那么多,怎么就挑不出一个好的呢?

席天禄被她骂得满腹恼火,可一望见她因为激动而绯红的脸颊,和湿润泛红的眼角,心就软成一片,只想赶紧哄她:“我、我也没有……”

他叹口气,又改口承认:“我是不许别人上门提亲。但他们就是上门,你也不会接,这不是帮你省点麻烦吗……”

他停顿了一下,再道歉:“都是我的错,我是不该替你做主张。你不喜欢,我以后就,就不拦着他们了……”

还要酸里酸气地补充说:“你凡先拿我比一比,若连我都不如,我是不会服气的。”

秦雪没好气道:“我嫁人还得管你服不服气?”

简而言之,不欢而散。

这场提亲没能成事。

姐妹送走外客,秦月张罗着收拾好东西,再回闺房去看姐姐。

秦雪仍在生闷气,拆下簪环,披散头发,面容看上去稚幼许多。

秦月悄悄走近,撩起纱帐,却想,姐姐其实也还小,她当初在这么大的时候也想不通,哪能要求姐姐看透,这年纪,最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秦月唤了她一声,秦雪回过神来,见妹妹走过来,手上拿着一支簪子,也不知自己是要做什么,恍然片刻。

秦月在她身后坐下,拿起一把木梳,说:“姐姐,我给你梳头吧。”

姐妹俩一边互相梳发,一边交心说话。

秦月问:“姐姐,你先前都没与我说过你早就与席天禄相识。”

秦雪面红耳赤,啐道:“说他作什么?无非就是个登徒浪子。”

秦月端详她模样,却说:“我先前也听说过他的事,他为人风流是风流,却不算那等出格的好色之徒……”

还没说完,秦雪打断她的话:“你不是也讨厌他吗?怎么还为他说起好话来了?”

“一码事归一码事。”秦月仿佛实事求是地说,“姐姐,你若有心于他,不必介意我。想嫁他就嫁吧。”

她从后面抱住姐姐,侧头靠在姐姐的肩膀上:“我这辈子能见到你好好活着,我便心满意足了。我希望你能平安顺遂,身体健康,有夫有子,长命百岁。”

秦雪心生疑惑,她问:“你小小年纪,怎么有时候说起话来,却像看破红尘要出家一样?说起嫁人来也不害臊。”

秦月平淡地说:“人伦嫁娶是世间平常事,有什么好害臊的?姐姐,你若喜欢去做就是了。”

秦雪踟蹰了片刻,轻声说:“只怕我以后会后悔……”

秦月阖上双目,眼前便浮现出萧叡的身影,他在光线幽暗的榻上,光自天顶缺瓦的窟窿照进来,落在他们身上,像是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俩。

秦月说:“左右将来嫁不嫁、娶不娶,以后都会后悔吧。趁他如今正年轻、颜色好,与他欢好一场也不亏。”

“若是以后你不喜欢他了,就与他和离,别学那些女子傻乎乎的三贞九烈,总有办法把日子过下去的。”

姐姐的肩膀抖了一抖,秦月意识到自己失言。

秦雪已转过头,震惊地盯住她:“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秦月脸也不红一下,开玩笑说:“话本子里都是这样写的。”

秦雪板起脸说:“你以后可得少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秦月喏喏称是。

但这席大官人明目张胆求娶秦家姐妹的姐姐一事传出来,却是叫许多男子打退堂鼓,秦雪自己也不觉得可惜,私下与她说:“只是这样就被吓退堂鼓,这种男子,纵是我嫁给他,他也没有保护妻儿的胆量。与其嫁这种人,不如不嫁。”

秦月深以为然。

姓席的不死心,又找上她。

实乃狭路相逢。

秦月理也不想理他,让车夫赶马加快,席天禄却策马追上来,在外面隔着帘子跟她说话:“我几次拜访你家,就觉得你们的养父母颇为奇怪。回去以后我好生调查了一番,发现了不一般的东西。”

故弄什么玄虚?秦月不由地心思烦躁,再听席天禄说:“上回拦我马车的那个郎君是谁你知道吗?”

秦月再忍耐不住,让人停下马车,揭起帘子,不豫地盯住席天禄:“你都知道些什么?”

被她用这样阴沉可怖的眼神望着,不像个及笄的小姑娘,倒像是个身居高位的当权之人。席天禄心想,她姐姐都温柔单纯,怎会生出这样古怪的妹妹?

07

席天禄一一道来。

“上回帮你们拦车那个郎君怕是皇室之人,他留了人在城中,一直在打探你们的消息。”

秦月挑了挑眉,席天禄是有几分本事啊。不过萧叡不是皇室之人,他正是当朝的七皇子。

她要听听席天禄都知道了些什么,不作发言,继续听他说: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