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隋变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爱你(大结局)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爱你(大结局)(第1页/共2页)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爱你

“而我没有想到的时候,就在我在懊悔的时候,你却变了,你好像看透了一切一样,不在对于我纠缠,甚至不在对于我的一切感兴趣,你一定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心里的沮丧,就像是失掉了江山一样的难过。”

“不,没有那么严重。”萧婆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杨广静静的否认。

杨广苦笑了一下:“是啊,没有那么严重,你说过,我的妻子不是你,而是大隋的江山,我没有办法否认。正如我没有办法否认,失去你会让我痛不欲生,而失去了大隋的江山则会让我即可就死去一样。”

“其实,那些事都是过去的了,不用,再提起了。”萧婆娑垂下了眼帘,看着手中乌黑的头发,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些再慢些。

“是吗?”杨广想了一会,只好承认:“是啊,已经过去太久了,久得我都以为我再也不记得了,可是,我怎么会还是记得那么清楚呢?”

“说起来,那个时候我正是最难的时候把,高颎和大哥的图谋,我自己手上又没有太多的权利,那个时候要不是你,大概,没有现在的我了。”杨广又眯了眯眼睛笑了起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你喜欢权利。其实,女人喜欢权利的事情,我历来是忌讳的,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办法拒绝你。看见你因为那些小小的心机而满足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再给你一点,然后再多给你一点,只要你能满意。年哪怕是你把那个萧婕妤送到了我面前,用她交换权利的时候,我也假装不知道,因为你的眼睛看起来是那么不安,如果能让你觉得安稳,我愿意成全你。我纵容自己放纵你,放纵你手中的权利,直到你去了高句丽。那个时候我想修建大运河,可是,我发现所有的大臣全部都不同意,他们都会搬出我的父亲和你来压我,你知道我当时的愤怒吗?我后悔了!我后悔我曾经给你一切,所以,我要一点点的拿回来。”

“不要说了,阿么,不要说了……”萧婆娑的声音有些哽咽,她就知道,这一切,杨广都是知道的,她以为自己聪明,其实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一个。她的所有心机早就被人看透了,只有她还洋洋得意,原来,原来离开了他,他果然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好,我们不说了,我们不说了。你不愿意听,我们就不说了。”杨广看着她已经将自己的头发盘好了,就转过身来,轻轻的抱着她的腰肢,一脸的疼爱:“只要你不喜欢的,我们就不说了。”

萧婆娑再也忍不住了,她推开了杨广,倒退了几步,不相信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是这样呢?你若是不在意我,大可以放我自生自灭,为什么要想起我来就看看我,想不起我来的时候走得远远的,现在,当我下定决心的时候,为什么你又要说这样的话呢?”

杨广看着萧婆娑的样子,苦苦的笑了一下:“我只是胆小。”

“那又如何呢?你的胆小就一定要这样的折腾我吗?为什么给了我希望,给了最好的一切后又说那样决绝的话!”

“因为,我爱你。”杨广站了起来,看着萧婆娑很久,才缓缓的说。

而萧婆娑却在听见这句话以后,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杨广转过身,拿起冠冕缓缓的带在头上的时候,她才尖利的大声质问:“你爱我!你现在说你爱我?你差点掐死我,你说你爱我!你在我的面前和别的女人这样那般,你说你爱我?你在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以后却要置我于死地,你还说你爱我!你的爱还真是伟大!”

“可是,我现在,却把江山拱手让你了。”杨广带好了冠冕转过身看着萧婆娑淡淡的笑了,他好像一下子卸下了所有的负担一样。

萧婆娑哑口无言。

“是的,我做了很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情,可是,我还是要说,我爱你。”杨广走到了萧婆娑的身边,低下头,轻轻的在她的唇边印下了一个吻。

“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呢?如果我不爱你,怎么会在意你是不是过得开心,如果我不爱你,怎么会这么纵容你对于权力的操控,如果我不爱你,怎么会在听见叶知秋的名字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从来不知道我也会对于一个女人如此在意,可是,如果这个女人是你的话,我就释然了。”杨广的声音就好像最残忍的毒药,将所有的过往全部深深的注入萧婆娑的血液里,让她这辈子都要带着这样的毒药,从生到死。

萧婆娑只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她为什么会遇见这样的事情。她的胸口疼得几乎让她昏死过去,她再也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你为什么原来不说,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你为什么要到这个时候才说出来!”

她哭得一点精神都没有,瘫坐在地上,那原本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也有些松散了,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往日那个神采奕奕的皇后,而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女人。

杨广心疼的皱着眉,将她搂进了怀里,仿佛是拥抱着这一生最珍贵的一件的宝贝,独一无二。他的手在她的背脊上缓缓的拍着,无限深情:“哭吧,以后要是再这样哭,就没有人这样的哄你了。”

萧婆娑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在杨广的怀里撒泼一样的又敲又打,拉着他的衣襟,几乎崩溃般的尖叫:“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爱我,你什么都不说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

“我可以不说,可是,阿五,我也有我的自私。虽然我一直都是自私任性的,但是,你能不能再让我自私任性一回呢?若是我不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安心的走,如果我不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对得起我拥有你的这些岁月。”杨广只是微笑,他以一种仿佛如同海水一样的广博的胸怀纵容着萧婆娑此时此刻的疯狂和不讲理。

“你以为你是皇帝你就可以这么什么道理都不讲吗?你以为你是皇帝你就可以这样吗?你以为你是……”她哭得连气都喘不顺,杨广只是捧着她的连,那温柔的唇从她的眉毛,到她的眼角,最后滑过她的脸颊,落在她的唇上,疯狂的吻着。

好像是要一生的生命都要在这一刻绽放殆尽一般,在这一刻再也没有了帝后,再也没有了恩怨,更没有了权利的羁绊,天地间剩下的不过是两个人。他们长发交织,身体相缠,而那两件世间最高贵的衣服却被视若草芥般一样丢在地上。

这一刻,什么都不在了,剩下只是那一对从年少就纠缠到现在的一对男女。

杨广的手指从萧婆娑的背脊后面缓缓的滑过,最后落在她的腰肢上。他的唇贴在她的劲后,浅浅的笑着:“你的头发白梳了。”

“我再帮你梳,梳一辈子。”萧婆娑转过身,看着杨广,眉眼如画。

杨广却只是吻着她,不说话,过了一阵子,他坐了起来,又站在了地上,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捡起来,再一件一件的穿起来。萧婆娑忙要起来帮他,却被他拒绝了,反而笑着说:“我自己来就好。”

萧婆娑就只好这样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她将那一套他荣登大宝时穿的朝服穿戴整齐,又熟练的梳好了头发,带好了冠冕,这才转过身看着她微笑:“来,我帮你穿衣服。”

她愣着,他说什么?

而杨广只是笑着将她抱了起来,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摆放好,再一件件小心翼翼的帮她穿好,最后他拉着她走到了镜子前面,让她坐了下来。

他打开了一边的妆奁,从里面拿出一只小小瓷器,将那瓷器盒子打开,原来是一盒子的眉黛。杨广动作有些生疏的拿起一只眉笔沾了一点眉黛,凑到了萧婆娑的脸庞边上,小心的,慢慢的为她描画着眉毛。

“我记得,我们新婚的早上,我也是这样的为你画眉。我那个时候说,我要为你一辈子都画眉,只可惜,我只做到了那一次。而现在,我后悔了,为什么没有一直都做到呢?”说到了这里,杨广微微的笑了,他的眼尾已经有了几道或深或浅的痕迹,原来,他也已经不再年轻。

“还好,我能做到最后一次,也勉强算个有始有终。”

萧婆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眼泪好像夏天的雨一样,没有止息。她拼命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忽然她抬起头看着杨广,低声道:“我们走吧,阿么,我们走吧,我们不要再管这大兴宫,我不要再管这大隋朝,我们走吧,就让史书里写着我们都死了吧。”

“阿五,太晚了。”杨广伸出手指,将萧婆娑脸上的眼泪一一擦掉,他这是微笑,好像他的脸上除了这个表情以外再也没有别的表情了。

“可是你说的,要给我画一辈子的眉。”萧婆娑说得可怜兮兮。

“婆娑,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杨广的声音是那么温暖,可是,萧婆娑却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被冰冻住了,连呼吸都痛。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55.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